安路-日常卡文

高三狗,懒癌晚期。拖延症患者。
坑品不好。
本命路西,宠妃太宰。
主文豪和刀剑。

【刀剑乱舞同人向文/寒烟庭】数珠丸恒次线 Chapter ⑤

*人设属于官方,ooc属于我
*作者文笔弃疗系列,流水账预警
*现代paro,私设如山,bug满天飞
*数珠丸×男婶,作者也不确定是什么向,佛系写文
*参与企划   @刀剑乱舞寒烟庭企划号  欢迎参加 

   苏扬大学,学生会外交部。
   “八卦男,你给我放下你手里的画!”
   明亮宁静的办公室里,突然传来了一声响彻天际的怒吼。
    “略略略,我就不我就不。谁让你不让我干这、不让我干那的,还不让我打听点八卦,说我是事儿精。你这个独裁女!”略欠扁的男声。
    “你这小人得志的笑声,啊啊啊!”几近暴走的女声。
    “额……那个,我站在这好久了,你们难道就没看到我吗?”塞加·赫伯特站在门口,保持着敲门的姿势,对陷入了紧张的“追逐站”的两人略有些无奈地开口道。
    两人顿时停止了看上去,不,实际上也幼稚无比、无聊到爆的行为。他们默默收起了刚才放荡不羁的动作,站直了身体,乖巧(?)地面对着塞加站着。
     由于没有人说话,气氛一时间陷入了诡异的寂静中。

     看着面前一金一亚麻,同样透露着乖巧的头发旋,塞加叹了口气,打破了这一室的寂静。
      “那个……”
      “塞加,你终于来了,我不是早就发短信让你来了吗,你怎么现在才来?”突然,洛霍斯·贝戈上前一步,拉住塞加的手臂,开口打断了塞加的话。
     塞加微笑看着洛霍斯,洛霍斯却倘若未觉地顽强说了下去。
     把“刚刚是怎么回事”这句话咽了下去,塞加依旧微笑着。他微笑着回答了洛霍斯的问题:
      “我去交了个作业。然后在门口站了很久,你们却一点都没有察觉到,还在……”由于想不到合适的词来形容,塞加顿了顿,才继续道:“直到刚才,我敲了门,开口了你们才看到我……”
     “我本来想看看你们能闹多久,结果……”
    洛霍斯松开塞加的手,后退一步,用一种“你变了,你不再是以前那个爱我的塞加了”的眼神看向塞加。塞加微笑直视,表示他什么时候爱过他。
    洛霍斯败下阵来,他刚想开口再挣扎一下时,他突然感觉到原本手里的东西一松,。低头一看,发现手中原本攥着的画,被看准时机的萧沫抽走了。
    洛霍斯怒目而视,而萧沫回以冷漠中带着挑衅的眼神。再挑衅完洛霍斯后,萧沫转向塞加,开始“委屈”的告状:
     “塞加,你看这个长舌男,每天烦我不说,今天还抢了我的画。这幅画,你知道的我画了一个星期……”
     “是吗,如果是这样的话,那的确是洛斯过分了。”塞加皱眉道。
     心知一旦扯到画画的事,塞加就会变得极其可怕的洛霍斯低着头装鹌鹑。正在他准备乖巧听训的时,眼角余光却看见萧沫正冲着他不屑的冷笑。洛霍斯一顿,内心怒火涌了上来,他张了张口,刚想开口说什么时,外面却有人在叫萧沫了。
     “你……”
     “萧沫学姐,快来看看,这个应该怎么做啊?”萧沫应了声,冲塞加示意了一下,便走了,走之前还耀武扬威地看了洛霍斯一眼。
    
   看着萧沫离开后,塞加皱着眉,嘴角的微笑也消失了 。他严肃地看向洛霍斯,出声询问道:
    “你怎么了,要知道你以前可不会对女士,做出这么没有礼仪的事?”
   洛霍斯沉默不语。
   气氛再一次走向尴尬。
   塞加叹了口气 想把这个话题带过时,洛霍斯开口了:
 
   “我喜欢她。” 
   “我对她一见钟情了。”

   掷地有声的,是少年人特有的清脆、坚定。
   午后的阳光透过窗,慵懒地撒在面前少年的金发上,霎时便光华夺目。

    塞加盯着面前神采飞扬的少年,眼神有些莫名。
   

【刀剑乱舞同人向文/寒烟庭】数珠丸恒次线Chapter ④

*人设属于官方,ooc属于我
*作者文笔弃疗系列,流水账预警
*现代paro,私设如山,bug满天飞
*数珠丸×男婶,作者也不确定是什么向,佛系写文
*参与企划   @刀剑乱舞寒烟庭企划号  欢迎参加,与小乌丸婶简雨萱联动 @韩队的亲妹妹 

     所以……现在又是一种什么诡异的氛围啊……
   萧沫在一旁有些抓狂的想到。

    现在的形式,在她和塞加拿完火锅调料回来后,又陷入了一股十分尬的气氛中。因此,萧沫不由得扯了扯塞加的衣摆,趁对面两人(因为他们两个相互对峙就变成了萧沫坐在塞加旁边)还在针锋相对的时候,悄悄道:
     “塞加,这……该怎么解决?”萧沫的意思很清楚:你惹的祸自己解决!
      而塞加用一个绝望中夹杂着控诉的眼神告诉萧沫他也束手无策并且控诉她为什么好巧不巧偏偏今天刚刚跟他们凑巧的时间跟他们碰到,不可以早一点或晚一点吗?!!
       萧沫给了他一个凉凉的眼神:怪我干嘛,这你反正早晚也要经历,但你现在还带上无辜的我了啊!
        塞加:……

        “塞加,这个尝尝这个,我觉得挺好吃的呢~”倒是因为经常去找塞加玩,而塞加因为母亲的缘故,也是吃中餐的,虽然也只有他们几个人吃饭就是了。所以洛霍斯还算动作流畅地把一片鱼肉夹到塞加的碗里。
        “等等,洛斯,我碗里真的放不起了啊!你看萧也没人给她夹,据我所知她挺喜欢吃鱼肉的,她不是你喜欢的那款吗?”看着碗里跟小山一样堆起来的吃的,塞加有些艰难地咽了咽口水,婉转(?)的暗示的,当然最后一句话放轻了音量。
         洛霍斯眼神奇怪地看了他一眼,无奈地摇了摇头到也没有继续给塞加夹菜了,转而给萧沫夹菜了,不过看起来萧沫有些受宠若惊啊,塞加想到。
        仿佛约好了一样,数珠丸也没有跟洛霍斯比赛一样给塞加夹菜了,塞加松了口气。
        发小太傻,太没有对自身安危的危机感了,还老是胳膊肘往外拐,该怎么办?——洛霍斯
        洛霍斯这(……)是抽风了吗——皱眉的数珠丸恒次

        饭后。
        “呜~塞加我要回去了~”洛霍斯可怜兮兮道。
        “回去吧……”塞加有些有气无力。因为洛霍斯和他的导师以及学弟学妹们还要去参加交流会,这是必须要出席的,于是洛霍斯也只能和萧沫回苏扬大学。
        “我怎么感觉你很希望我走呢?”洛霍斯眯起眼。
        “……错觉。”
        “走吧,不然要迟到了。”这是仍然遵守学校派给她的任务提醒洛霍斯的萧沫。
        “走了。”被提醒的洛霍斯撇了撇嘴,冲塞加说了句再见后就走了。
         “数珠丸哥哥,我们继续逛吧?”
         “嗯。但傍晚要上必修课。”
         “好的。”
         随后两人在街上随意逛了几圈,现在的时节是一年中少有的适合逛街的时候。四月初的风吹拂在脸上的感觉让人放松,再加上空中传来淡淡的樱花香,让人不由自主得沉浸在自己的身体健康自己的身体四月的苏扬中。

        寒烟庭。
        傍晚,塞加背着新买的画板和颜料走在楼梯上。现在楼梯间还没有亮灯,带着一丝丝昏暗。塞加正发散着思维,结果一抬头就看见一个黑发的少女背对着他,站立有些不稳,好像快要掉下来的样子,塞加不由得脱口而出:“当心!”幸好,黑发少女被和她同行的那个黑发青年拉住了,没有摔倒下来,不然如果她摔下来,就会摔在塞加的身上。
         刚才和他的话一同响起是他,他现在温和的问塞加道:“抱歉,没事吧。”塞加脸被吓得有些白,但听到问话后,,他摇了摇头。这时,刚刚要摔下来的少女也向塞加道歉道:“实在对不起啊,刚刚想晚饭太入神了,结果完全忘记在下楼梯了,没有摔下去简直是万幸啊,对不对,”她挠挠头,继续道“你也是住在这里的吗?”
        “嗯,401。”塞加回答道。
        “ 那正好是我们的正上方哎!学长,你看,这就是所谓缘分啊!”
        “的确,”小乌丸点点头,“我是小乌丸,苏扬大学的学生。这位是简雨萱,今年的新生。”
        “塞加,塞加·赫伯特,很高兴认识你们。”
        “嗯,那么,如果不介意的话,可以……”
        “可以一起吃顿饭表示歉意吗?”仿佛串通好了一样,小乌丸自然而然的接下了简雨萱的下半句话。两人好像认识多年的好友,不需要用语言沟通就能知道对方的意思。
         塞加有些好奇地看着他们,爽快地点了点头。

         如约定的一样,大家开开心心的逛完了小吃街上的几乎每一家店,直到实在吃不动了才回去。塞加还被简雨萱打着“吃累了就到我们家歇会吧”的旗号,让塞加答应了去他们家。只是和简雨萱聊到一半时,她被小乌丸拉到一边,回来继续和塞加聊的时候倒是收敛了很多,让因为简雨萱过多的热情快招架不起的塞加松了口气。
         到了公寓楼后,塞加眼尖地看到了站在公寓楼下的数珠丸。
          “数珠丸哥哥怎么等在下面?”
          “刚好回来,你也说快到了。”
          “好吧。介绍一下,这是我刚认识的邻居,那个女孩子是简雨萱,旁边是她的合租人,小乌丸。”塞加向数珠丸介绍着在后面的两人。
          “幸会, 数珠丸恒次。”数珠丸自我介绍道。
          “Hi……”简雨萱有些被数珠丸的眯着眼睛的行为吓到了。塞加看到后,就在一旁解释道:“数珠丸哥哥他这是因为近视,却不肯戴眼镜,才会这样的。” 听完塞加的解释,简雨萱终于放松下来。
          “时候不早了。”  数珠丸出声提醒道。
          “的确啊,那我拜访的事改日再说?,反正都在一幢楼里。”
          简雨萱没说话,不过看起来很不高兴,旁边的小乌丸看着叹了口气,又邀请了塞加一遍。塞加倒也没在拒绝。

           301。
           “我们今天才搬过来,所以家里没怎么收拾,”简雨萱一边倒水一边道,“听说塞加你很早就住在这里了吧。”
           “大概是一月份的样子,最近数珠丸哥哥也搬了进来。”
           “原来如此,那是不是认识很多邻居?”
           “……大概,我常常出去写生……”
           “如果是写生的话,应该很少会碰到邻居吧。”小乌丸说道。
           “我一画画就会进入到忘我的境界,很多时候连数珠丸哥哥叫我吃我吃饭都听不到呢。”
           “不过他念起经来也是。”塞加补充道。
           对面的两人对视了一眼,发现双方都在憋笑。
          现在时候也不早了,塞加和数珠丸跟简雨萱他们告辞后,也就一起回了401。
          “呐,数珠丸哥哥,这次认识的邻居真是热情啊,我都快招架不住了。”
          “还好。”
          “那是因为你是在和小乌丸先生聊天的原因吧。”
          “……”
          “哎,说起来,明天洛斯他好像说还要来看我,有点头疼啊。”
          感觉明天又是一场苦战啊。塞加笑着感叹道。
           不过明天的事明天再说吧,今天还没过呢。

【文豪野犬/太宰治乙女向】信(下)

*人设属于朝雾,ooc属于我
*迟到的太宰生贺/土下座,感觉对不起宰,>人<
*第二人称,武侦宰
*好久没写乙女文,流水账预警,文笔弃疗系列,私设如山系列
*信其实是个人粉宰经历,略有改动
*如撞梗,致歉
*说好的第二天,拖了这么久,orz
PS:〖〗是信中内容,信的格式私心用了中国的,虽然我也不知道日本应该是怎么样的格式QVQ

   小巷口。
   “太宰先生,追兵处理好了。”你将刀从一个人的身体中抽/出,边缓缓擦着刀上的血迹,边踏着满地支离破碎的尸体向太宰治走去。
     “那真是谢谢这位美丽的小姐了……等等,小姐可要小心啊……”身着白色洛丽塔,面容精致的少年原本靠在墙上慵懒的姿态,忽然变得灵活起来。他迅速抽/出藏在厚厚裙摆下面的锋利军刀,并刺向正在偷袭你的敌人。
      “啊!”敌人发出一声惨叫,而后是军刀拔/出肉/体的“噗嗤”声,敌人软软地到下了。
      你呆呆地望向太宰治,他漂亮精致的脸上沾上了血迹,是刚才拔出军刀时溅出来的。同时被血迹沾染的,还有他身上那件洛丽塔。白色的繁复裙摆上溅上了点点血迹,衬着他仿佛是地狱爬上来的诅咒娃娃。
        不过在你眼中,这个少年却是如同神明一样。

         这么多年来,他是第一个替你解决偷袭者的人。
         哪怕你并不需要。
         他们都盼着你去死,这样就没有人永远压他们一头,他们就可以获得更好的资源和机会。

         “……谢谢,太宰先生……”许久后,你才哑着声说出了这句话。
         “不用谢哦~为美丽的小姐解忧是我的荣幸。”他这样回答道。
         这时夕阳光刚好撒在他酒红色的卷发上,为他原本隐隐带着点孤寂的身影镶上了一层迤逦的橘红色轮廓。

        好……好像一个高高在上的神明,对他的信徒施以恩惠。

         从今以后,太宰先生就是我的神明了。你默默下定了决心。

         〖想当初,那次见面可是让我决定了从今以后追随你啊。
             我一直觉得你是个孤独的人,自己孤身一人在那个世界前行,冷眼旁观这世界这种种丑恶。看尽世间黑暗,看穿世上所有善恶,所谓慧极必伤,说得就是太宰先生您吧。
             你一直都很孤独,直到你遇到了织田君。织田君了解你的处境,你们成为了很好的朋友,他和那个异能调查科的是唯二你承认的朋友呢,连我都没有啊,真是有些令人嫉妒啊。
             可惜,他没有想你伸出手。你们始终隔着那层玻璃,你们中没有一个尝试去打破他。
              于是,一个因为怕打破现状后什么都没了,一个觉得自己没资格。但是,织田君最后终于后悔了。他让你去往光明的一方。
              因为无论怎样,在光明的一方,总比在黑暗的世界的好。
               你去了,我作为你的信徒,当然也跟着去了。
               我想他是对的,因为即使现在你的眼中始终没有一丝光透出,但好歹,当光照过来时,你的眼中也有了温度呢。
               十年转瞬即逝,到如今,也已经过去十年了啊。所以啊,我想问太宰先生,我是否能来照亮你的生命,当你生命里的一束光呢?
               我很期待你的答案呢,太宰君。
                                                            你的信徒〗

      信不长,但可以看得出来写信的人花了很多的心思。太宰治看完了信,从座位上起身,走到你的桌前。
       “咚咚咚。”敲桌声在你的桌前响起。你抬起头,面前的青年逆光而立,嘴角挂着灿烂的笑容,只见他缓缓道:
        “好啊,这是我的荣幸。”
        没头没尾的一句话,但你和他心知肚明这其中的含义。
        你望着面前的青年,青年含笑望着你,一如当初。片刻后,你笑了起来:
        “是我的荣幸啊,我的神明。”

         如同当年一般,你和他相视而笑。
         阳光撒在你们身上,正是大好时光。

【文豪野犬/太宰治乙女向】信(上)

*人设属于朝雾,ooc属于我
*迟到的太宰生贺/土下座,感觉对不起宰,>人<
*第二人称,武侦宰
*好久没写乙女文,流水账预警,bug满天飞,文笔弃疗系列,私设如山系列
*信其实是个人粉宰经历,略有改动
*如撞梗,致歉
*本周周更踩点打卡,明天一定会把下发出来QVQ
PS:〖〗是信中内容,信的格式私心用了中国的,虽然我也不知道日本应该是怎么样的格式QVQ

  武装侦探社。
  清晨,一缕阳光透过玻璃窗,撒在一个偷偷摸摸的身影上。你偷偷地将自己花了好久才写好的信放在某个自杀狂的办公桌上,你望着那封信,有些走神:原来,已经十年了啊……回过神来,刚一转身,却与一双黑色的眼睛对视了。
  “早上好啊,太宰先生。”你有些心虚地低下头。虽然已经决定这么做,但就凭你不敢当面把这封信给他,已经证明你的忐忑、不安和害怕。所以,现在被正主撞上,这感觉还真是……一言难尽啊。
  “早上好啊~小姐。”太宰治有些玩味地看着你身后、他办公桌上的那封信,“那封信是小姐给我的?有什么不可以当面说,非要写信呢~”
  “……总之,你看了就知道了!”你被太宰那种似笑非笑,仿佛一切事物尽握手中的眼神看得有些羞恼,丢下这么一句话就跑回自己的位置上去了。
   看着你跑远(其实也没有很远吧?), 太宰治拉开椅子,坐在椅子上,手把玩着那封信,眼神望向窗外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而在另一边偷偷看着太宰的你,看着太宰迟迟不拆那封信,有些失落,又有些意料之中。

   毕竟,他们两个都知道拆了那封信代表什么。
   那代表着,接受亦或彻底的放弃。

   可是啊,太宰君,你知道吗,我等这一天真的太久了,久到我已经能平淡接受那个无望的结果。你低下头 趴在桌上,这样想到。

   他们是什么时候认识的呢?怎么认识的?侦探社的人常常会问。毕竟只有你,才能每次精准的找到正在各种地方进行各种方式自杀的太宰治。
   每次你都以时间太久远搪塞他们。但只有你和他明白,那一天是不可能忘记的,永远都不可能会忘。

    十年前。
    昏黄的天色预示了不幸的征兆。孩童浓重的呼吸声和急促的脚步声在逼仄的小巷中响起,刚执行完任务的你站在满地的血泊中,有些不耐烦的回头望向跑来的……女孩。

   〖致太宰治:
       我很高兴你选择了打开这封信,同时我也对你能打开这封信感到荣幸和不可思议。要知道,你可一直是我心目中的神明。不过,说实话,你这个神明也太任性了吧:无论是自己孤身一人在荒芜、黑暗的世界里踽踽独行,还是隔着一层说不清道不明的屏障,看着我们这些想要进来拥抱你的人。
      说起来,我们的第一次见面可真是令人难忘啊~毕竟你穿女装,还是洛丽塔的样子可是连森鸥外先生都没看到过呢~〗
     当时正是夕阳时分,暖黄色的光打在跑来的女孩(?)上,衬得她酒红色的长卷发有一种醉人的意味。女孩气喘吁吁的跑过来,对你说:“接下来的事,就交给这位可爱的小姐了~”
     原本只是因为他的搭档中原中也刚好外出,而顺便来接应太宰治的你,有些愣愣的。你不由自主道:
     “好的,太宰先生。”

       TBC

【刀剑乱舞同人向文/寒烟庭】数珠丸恒次线 Chapter ③

*人设属于官方,ooc属于我
*作者文笔弃疗系列,流水账预警
*现代paro,私设如山,bug满天飞
*数珠丸×男婶,作者也不确定是什么向,佛系写文
*参与企划   @刀剑乱舞寒烟庭企划号  欢迎参加
*个人原因,还是没写到回公寓,下个月补上
*我宰的生贺文,只能等回去再补了

某知名火锅店。 
  “那个……”
  “小珩?”
  “塞尔,有什么事?”
  “没……”塞加顶着两人炙热(?)的目光,有些僵硬的对坐在旁边的同样被对面两人的气氛搞得尴尬无比的萧沫小姐道:“萧,我们去拿调料吧?”
   “好啊!”萧沫简直求之不得。
   “你们就坐着好了,我和小沐会给你们的也带回来的。”萧沫看着对面两人听了她和塞加的话有些蠢蠢欲动(?)的两人,连忙道。
   “嗯,你们等着就好了。”塞加也应着萧沫的话。
   没办法,两人只好看着塞加和萧沫仿佛避瘟般的离开,然后继续刚才的剑拔弩张的对视。
   等到了拿调料的地方,萧沫松了一口气,问塞加:“这两人是有仇吗,怎么一见面就这样?”
    塞加摇了摇头道:“我也不知道,以前还在英国的时候他们虽然也有点不对头,但还没这么严重的”
    “哎。”两人相顾无语,叹了口气。

    事情要从三个小时前说起。
     三个小时前。
     塞加今天和数珠丸说好了,一起去逛一下苏扬市,顺便去尝尝一家新开,口碑不错的火锅店。结果刚上街没走多久,就碰到了萧沫。
     塞加拉着数珠丸走着街道的一头,饶有兴趣的看着周围的店铺,而旁边的数珠丸也纵容的任着塞加拉着他漫无目的的走着。直到塞加突然停了下来,冲着不远处挥手喊道:“萧!”
     而不远处也跑过来一个穿着亚麻色长裙的女孩,这个女孩后面跟着一个金发碧眼的男子,等两人走进了塞加惊喜地说道:“洛斯!”
     而那个金发的男子也有些惊讶,他上前,勾住了塞加的肩,不着痕迹地将数珠丸从塞加旁边挤开,然后说道:“塞尔,好久不见啊。自从你来了中国,我们就没见过了吧。上次说了回来中国,怎么,惊喜不?”
     “那你怎么没告诉我,我好去接机啊。还有,你怎么和萧在一起?”
     “因为想给你一个惊喜啊~”洛霍斯不着调道,但看到塞加一脸鄙视的表情就又改口道:“好了,是因为和导师出来,就没跟你说。至于这位萧小姐是你们苏扬大学安排带我的领路人。”
     “阿沐,你们认识?”萧沫在一旁做了会背景板,有些疑惑道。
     “嗯,我和洛斯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当然,也有数珠丸哥哥。”塞加抬起头,冲数珠丸笑道。
     “嗯。”数珠丸应道。
     “那……要不我们一起吧,怎么样?”塞加提议。
     “可以啊。”
     “可以。”
     “嗯。”

     于是就成了现在这个局面,塞加叹了口气,有些想穿越回三个小时前,打死那个提议的自己。
    就算好久没见到洛斯了,要和洛斯也可以另外挑时间,没必要选现在啊。
   来自快被两人之间诡异的气氛逼疯的塞加。
   #时隔多年后,当初的场景还是没变呢#
   #真是令人欣慰啊#
   #……个屁#

【刀剑乱舞同人文/寒烟庭】数珠丸恒次线 Chapter ②

*人设属于官方,ooc属于我
*作者文笔弃疗系列,流水账预警
*现代paro,私设如山,bug满天飞
*数珠丸×男婶,作者也不确定是什么向,佛系写文
*参与企划   @刀剑乱舞寒烟庭企划号  欢迎参加。与髭切婶、顾辞联动   @未夏家的小暮烟

  苏扬大学,油画系一班。
  “班长,给,老师要的写生作业。”  
  “好的。对了,沐珩清,这周素描老师要求的是二十一张,下周一交,别忘了。”(作注:塞加在苏扬大学中用的是中文名沐珩清。)
  “我知道了。那没事我先走了。”  
  “好,拜拜。”   “拜。”   出了教室,塞加低着头在路上走着。风拂过种植在苏扬大学道路两旁的树,发出簌簌声。
  
   塞加正走着神,却忽然被一道阴影笼罩住。他抬头一看,发现是一个熟人。
   明媚的少女站在他的前方,微风吹过她的白色长裙,少女笑颜灿烂,衬着春日的阳光,此情此景,可以入画。
   萧沫看到塞加回神后,便退后了几步,歪着头笑意盈盈地看着他。
   “呐,阿沐,走路出神可是会出事情的哦~”
   “萧……”塞加无奈地喊了一声萧沫的名字,“你不是说今天课表很满吗,怎么现在有空来找我了?”
   “下午老师有事请假了。课改成自修课,我觉得无聊,就先回家了。刚好我爸让我早点回去,说是家里来客人了……”
   “哦……” “对了,阿沐,今天晚上有空吗,我爸想让你来我家吃饭。”
   “不了,我和我的合租人约好了,而且你不是说你家里有客人嘛。”
   “好吧……”萧沫甩了甩她亚麻色的长发,惋惜道。 “那我先走了,拜~”
  “拜~”
  
   跟萧沫道别后,塞加步行了二十分钟,到了寒烟庭的西门。他掏出卡,刷卡进了寒烟庭。
  刚走没几步,他的手机就响了。 塞加拿出手机,看了眼来电显示,有些戏谑道:
   “怎么,大忙人今天有空给我打电话了?”
   “额,塞尔(塞加昵称),前段时间是真的很忙啦,我不是故意不来找你的……”
   “好了好了,有什么事快点说。” “呜,塞尔你不爱我了,现在对我这么冷淡了……”
   “嗯,你知道就好。”说到这里塞加眼中不禁涌出了笑意。
   “你是不是在外面有人了,说!”
   “嗯,是啊。我有了合租人哦,不需要你了。”
   “你说,是哪个小妖精?我去找他!” “你怎么知道是个男的(两人用英文交谈,这里可以听出说的是男是女)?”
    “你的性格我还不了解,你是绝对不可能选择和女士合租的。”
   “好了,这次我的合租人是你认识的人。”
   “我认识的?嗯……我去,不会是那个念经狂魔吧?!”
   “……”
   “不会吧,真的是他!”
   “你怎么还是和以前一样不待见数珠丸哥哥?”
   “就凭你叫他哥哥这一点就足够我不待见他。”
   “……”
   跟洛霍斯打趣了几句话后 得知再过一段时间他就要来中国后,为了安抚洛霍斯“脆弱”的内心,塞加再三承诺了会好好照顾他的,才将对方哄得挂了电话。无奈地叹了口气,塞加将手机塞进口袋,掏出卡进了公寓。
   来到四楼,塞加就看到了一副震撼人心的画面,好吧,是震撼他的心。
   只见在他的房间门前,趴着一个栗发少年,他侧过脸将耳朵贴在门上,好像在听什么,他旁边甚至还站着一个奶黄色的青年给他“把风”。
   “顾……你,在干嘛?”塞加觉得自己的嗓子有些干涩。
   听到了塞加的话后,顾辞猛的站直了身体,转过身冲塞加尴尬地笑笑:
   “啊……塞加,我想来拜访一下你,可是敲了半天门没人应,但里面又是有声音的,所以……”
   “嗯?!”塞加忽然想起来数珠丸在家如果念起了经……塞加捂了捂脸,掏出钥匙开了门,对着身后二人道:
   “你们先进来吧。”
    刚一开门,塞加就被铺天盖地的念经声淹没。塞加有些艰难地冲顾辞笑道:“抱歉……数珠丸哥哥他一直都是这样的,一旦沉迷念经就很难注意到外界的事情……”
   “说起来塞加你也是这样的哦……”顾辞回想了一下和塞加第一次见面的情形,“连言茗都没能叫醒你。”
   “呃……我那是画入迷了……”塞加有些心虚道。
  
   塞加一边和顾辞二人聊天,一边将两人领进了房间。站在窗边的数珠丸恰好念完了经,他缓缓转过身来,墨蓝色的及踝长发随着他的动作在他身后飞舞。
   “小珩,这两位是……”
   “是404的邻居哦,这个是顾辞,这位是……”
   “是源髭切学长,我的合租人。”顾辞见塞加卡住了便赶紧开口给塞加解围。塞加冲顾辞笑笑,发现了顾辞偷瞄数珠丸眼睛的动作,再看了眼数珠丸闭着的双眼,不由得“噗嗤”一下笑了:“这位是数珠丸恒次,是我的合租人哦~他只是因为高度近视又不喜欢戴眼镜啦,并没有真的闭上眼睛。”
   看到顾辞恍然大悟的表情,塞加笑着转过头,冲站在一边的奶黄色短发男子道:
   “你好,源髭切先生,我是塞加·赫伯特,很高兴认识您。”
   “你好~我是源髭切~那个……”
   “塞加,你要不要尝尝我新做的甜点?”顾辞突然有些激动道。
   塞加有些奇怪地看了眼顾辞和髭切,也没有多想,接过了顾辞递过来的甜品盒子。
   “顾,你还会做甜点啊~好厉害~不过快吃饭了呢……”
   “你可以放进冰箱里。”顾辞笑眯眯的指了指客厅角落里的冰箱,“如果不介意的话,午餐一起吧,我也会做点饭的。”
    “好啊。”

    半小时后,四人聪一楼回到了四楼。
    塞加摸了摸自己吃得报到甚至有些撑的肚子,激动地看着顾辞,“呜……顾你做饭太好吃了……”
    “嗯……因为在家里需要做家务,再加上自己本身就比较喜欢做饭,所以,练着练着就……也不算很好吃啦,只是家常菜而已。”
    “嘛~不过小……言做的是很好吃哦~”
    “髭切学长,我名字不带言……”
    “嘛嘛~都一样。”
    “……”
  
    塞加看着顾辞和髭切争执(?)的场面,嗯,有点像原来笑看芸芸众生的神明现在自愿走下云端,沾染上凡人的气息,就像萧沫曾经跟自己说过的一样,他不由得感叹道,“顾,你和源先生的关系很好呢~”边说着,塞加边侧了侧脸,好让数珠丸帮他擦拭嘴边的油渍更方便。
   “诶?因……因为我和学长认识了有一段时间了啊,刚入学那会儿也给学长添了不少麻烦呢……”顾辞看着数珠丸温柔地拭去了塞加嘴边吃饭时沾上的油渍,“你们的感情也很好呢。”
    “嗯,我和数珠丸哥哥可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呢。”

    “说起来……塞加你知道樱阁还有哪些住户么?白小姐说空房间很多,而我想去拜访一下邻居们……”
    “邻居啊……我记得201有一对住户呢。”
    “嗯……塞加要一起么?”
    “啊,不了,我还要出去采风。”
    “好吧……”
 
  跟顾辞和髭切告别后,塞加和数珠丸回到了401。塞加整理着等会出去采风要的东西,数珠丸也在一旁帮忙着递些塞加要的东西。忽然,塞加像是想起了什么,他冲数珠丸笑道:
    “数珠丸哥哥,那个,洛斯(洛霍斯的昵称)说过一段时间会来找我,你……”
    “没关系。”打断了塞加接下来的问题,数珠丸边说边摸了摸塞加的头,塞加抬头看着数珠丸墨蓝色眼眼底的温柔和包容,有些愣住了。
    “嗯。”塞加扬起了一个灿烂的笑容,衬得他祖母绿的眼睛更加熠熠生辉。
   “那我出去采风了。”
   “早点回来。”
   塞加关上门,转过头看着走廊上太阳照射进来的光线,心想,这真是美好的一天呢。

【文豪野犬/织太】无题

*宰视角,流水账预警
*人设属于官方,ooc属于我
*玻璃渣
*作者文笔弃疗系列
*私设如山系列,设定在大战前
*不喜勿入,求轻拍

  “……如果怎样都无所谓的话,那就到救人的一方去吧……”
  “……不要……”
  “织田作!!!”
  太宰治猛的从床上坐起,嘴里还喊着那个人的名字。他的额上布满了冷汗,酒红色的卷发被汗打湿,脸上是罕见的惊慌神情。
  在意识到自己梦到了那段过往时,他不禁用手捂住了自己的脸,从喉间溢出了一声不知是怀念还是自嘲的轻笑。
  真是久违啊,织田作君。
  真是好久不见啊。
  无论是在现实中还是在梦里。

  从侦探社分配给他的公寓中走出,无视了还缀着繁星的夜空 太宰脚步轻快地来到埋葬着那个人的地方。
轻巧地翻过围墙,太宰治迅速找到了那块他既陌生又熟悉的墓碑。望着墓碑上黑白照片中的红发男人一如既往的面无表情,太宰治笑了笑,神情愉悦地蹲了下来。
  他伸手抚了抚墓碑上的照片,轻声道:“织田作,我,终于能来看你了……”
  “这些年,我有好好听你的话哦~”
  “你让我去光明的一方,我就来到了武装侦探社;你说,这样也许会好一点,我一开始想你在骗我,因为没有啊,我还是待在那个地方,一个人待在那里。”
  “但后来,我发现你是对的啊。虽然还是孤身一人,但我在一片黑暗中,看到了一缕光,虽然很微弱,但这是一个好的迹象,不是吗?”
  但这样是不够的啊……
  你知道的啊,织田作之助,我永远是孤身一人啊,在那个世界踽踽独行。
  “真是抱歉啊,织田作。过了这么久才来看你。”
  之前无法来,后来不敢来。
  “不过你也是,虽然我没来看你,你为什么不来呢……”
  不来到我的梦里……
  “你可不要生气呀,不过你应该永远不会生气吧。真是遗憾呢,从来没有看到过你生气的样子。”
  “织田作……一切,就要结束了呢……”

  许是累了,本来一直在喋喋不休的太宰治住了嘴。他靠坐在织田作之助的墓碑旁,抬头仰望着漫天的繁星。
  夏季的夜晚,只要是晴天,星空总是闪烁的。漫天繁星缀在深蓝色的幕布上,伴着墓园中四处飞舞的萤火虫,让人不禁忘记这里是埋葬着众多尸骨的地方。
  太宰治听着不远处的蛙声,感受着夏天闷热的风以及墓园寂静的氛围,不禁缓缓闭上了眼。

  呐,织田作,你说,人存在的意义究竟是什么呢?它在哪呢?
  你说,像我这种厌弃生命又被生命所厌弃的人,能够留着那缕光吗?能够被那缕光照亮吗?
  光啊,真是一个令人头疼的事物啊。
  你说对吧,织田作~

【髭膝】蛋糕

*某人的生贺文 @未夏家的小暮烟
*本丸日常 爷爷视角,本丸为膝丸庆生
*ooc严重,bug满天飞,作者文笔弃疗,私设如山系列
*可能会有邪教cp出没,慎
*有女婶出没
*结尾猛地塞一口小狐三日的粮
以上

审神者部屋
“恕我直言,髭切你这个方案不太实际……”
“诶?可是我觉得这样很好啊~”
“……髭切,我相信膝丸他不会喜欢一个写错名字且外观与味道同样令人绝望的生日蛋糕。”
“呀,可是我相信腿丸他不会在意这些小细节的~”
“……髭切,你弟弟他叫膝丸。”
“是吗?哦豆豆的名字太多记不清了,嘛~没关系,总之,源氏万岁~”
“所以你还是没有放弃亲自给膝丸做蛋糕的计划是么?”
“是的哟~☆”
“……”

三日月望着不远处两人和谐(大雾)的讨论,悠闲地端起茶几上的绿茶,边喝茶边感叹道,啊,年轻人真是有活力呢,哈哈哈。这么想着,外面响起了敲门声,面前一人一刀顿时停下了毫无意义的对话,审神者房间一时间一片寂静,只有三日月喝茶的声音以及来人敲门的声音,他边敲边喊道:“主上,我兄长在这里吗?”

是膝丸呢。

“下次再说吧。”审神者伸手捂住自己的脸,无力地摆摆手,示意髭切可以走了。髭切笑眯眯地与审神者和三日月告别后就离开了房间,和自己的弟弟走了。
“主上,请小心一点,不然文书要倒了。”三日月放下茶杯,伸出手扶了扶刚才被审神者的动作带得歪倒的文书,“说起来主上已经三天没有批文书了呢,文书都堆到这么高了啊~”
审神者闻言哀怨地瞥了三日月一眼,边嘟囔着“都怪髭切,帮膝丸庆个生也这么多事”边认命地打开了文书,处理起了被她冷落了好几天的文书工作。
“主上可要认真工作啊,不然,您可就没时间主持膝丸殿的生日宴会了。”许是听到了审神者不太高兴的嘟囔声,三日月冲审神者温柔一笑,出声提醒道。
审神者看着三日月愣了一下,而后飞快地低下头,借堆得高高的文书来遮挡自己已经发红的脸颊。
啊啊啊,怎么可以这样!教练,你看,这个人(?)在用美色诱惑我!——来自内心早已捧心状却还得佯装镇定批改文书的审神者
嗯,今天的茶不错。——来自悠闲喝茶的三日月宗近

晚上
三日月宗近将手上摞得跟小山一样的文书交给长谷部,让他转交给在门外等候的狐之助。临走前,三日月特地提醒了长谷部明天的生日宴会上的蛋糕不用准备了,在长谷部一脸疑惑地刚想问出口时,三日月笑眯眯地说道:
“生日蛋糕嘛,髭切殿表示他想亲手做,真是有活力啊,哈哈哈。”笑着说完这句话后,三日月无视了听见他这句话后瞬间石化的长谷部,转身向厨房走去,徒留一脸绝望,怀疑刃生的长谷部在原地思索该如何抢救厨房以及明天的寿星——膝丸的味蕾。
完了,完了,要完了,厨房要完了,那么我以后不就不能给主上做草莓大福和果子……不,三日月殿,请你告诉我,这不是真的,这只是你开了个玩笑,或者髭切殿他开玩笑的QAQ——来自崩溃的长谷部
抱歉,这是真的,长谷部殿。——来自目睹了事件发生全过程的三日月宗近

厨房
三日月走近厨房,发现厨房的灯还亮着,他撩起帘布一看,发现一个披着白色外套的奶黄色短发的青年背对着他在鼓捣着什么。
他走了进去,刚想开口对髭切说什么时,突然瞟到了厨房的现状。饶是三日月,看到厨房的惨状,也不禁一愣。
厨房的墙壁,连天花板上都沾满了成分可疑的黏液,地上是被扔得到处都是的鸡蛋壳、水果皮,甚至还有鸡蛋的蛋黄和看不出原来模样的水果残骸,连刀具中的刀都染上了不明生物的体液。
“髭切殿,你将厨房弄成这幅模样,长谷部殿和烛台切殿看到会哭的吧。”
三日月沉默良久,终于艰难开口道,他仿佛已经感受到了厨房以及长谷部和烛台切的悲痛的喊叫。
“诶,是三日月殿啊~正好,你能帮我尝尝我刚做好的蛋糕吗?”倒是完全不提厨房的事情呢。
“不了,我只是帮主上来拿草莓大福的。”果然立马被转移了注意力,三日月看着髭切手上的“蛋糕”,那块蛋糕,通体黑色,仿佛在向外散发着不详的气息。三日月下意识地看了一眼蛋糕,果断拒绝。
“三日月殿不要这么急着拒绝嘛~”

最后还是吃了那块蛋糕啊……
毕竟大半夜了,大部分的刀都睡了,髭切也找不到其他的刀,于是试毒(x)这个伟大的任务就落到了三日月头上,之所以不找长谷部嘛~髭切表示:长谷部每天为本丸劳心劳力已经很累了,就不去麻烦他了。
你只是不想让他看到厨房的惨状吧 →_→

刚入口时,三日月做好了味蕾承受暴击的准备,只是没想到,蛋糕的味道还行,没有什么令人难以接受的味道,只是过甜了。三日月有些诧异地看了髭切一眼,将嘴里的蛋糕咽了下去。
“口味还不错,只不过味道过甜了。”
“诶~是吗?可是我刚才尝的时候觉得刚刚好呀~”髭切歪了歪头,露出了一个有些甜腻的微笑。
“髭切殿,你为什么这么执着于亲自做蛋糕给膝丸殿吃呢?”三日月沉默了一会儿,还是开口问道。
“这个啊,抱歉,无可奉告~”
“这样啊,那好吧,哈哈哈~”三日月有些可惜,毕竟这样一来,和审神者打的赌就不知道谁输谁赢了,不过嘛,也没什么,反正自己稳赚不赔。
“如果没事的话,我先走了,主上还等着我的草莓大福呢,年轻人啊,这么晚了还吃甜点,真是任性呢,是吧髭切殿,哈哈哈。”三日月边这么笑着,边小心绕开了地上的一片狼藉,走到冰箱前,拿出一盘草莓大福,走到门口时,三日月听到了髭切的询问:
“三日月殿,这个蛋糕真的好吃吗?”
“哈哈哈,这件事,髭切殿你心里不是早就有答案了么?”说完,三日月走出了厨房,端着那盘草莓大福,心情愉悦地向审神者部屋走去。
哎呀,看来老爷爷我打赌又赢了啊。

第二天
“……队长膝丸,队员和泉守兼定,加州清光,大和守安定,鲶尾藤四郎,骨喰藤四郎……”三日月宣读完今天的出阵人员名单后,走到了膝丸身前,示意他伸出手。
正在疑惑自家兄长最近每天晚上都去哪里了的膝丸完全没有听到刚才三日月在台上说的话,因此,他完全被三日月突如其来的动作吓了一大跳。
“三日月殿……这个御守是……给我的吗?”膝丸看着三日月伸过来的手上的御守,问道。
“是的,主说,第一次出阵,作为队长,要小心。啊,年轻人要有活力一点嘛,哈哈哈~”
“最后一句是三日月殿您自己加的吧……”
“主上还让我转告你一句话:膝丸,请早点回来哦,我和你哥给你准备了惊喜哟~”听完这段话,膝丸有些佩服三日月用这种语气说话还能保持一脸微笑的模样。
真不愧是天下五剑啊。膝丸边想着,边往出阵的法阵走去。
等等膝丸,你的重点难道不应该放在你哥给你的惊喜上面吗?重点错了吧?!!
膝:惊喜?大概是惊吓吧……兄长每次都这样的……
三日月看着膝丸和出阵队伍离开,微笑着后退了几步,露出了躲在他身后的审神者。
“可以开始了,辛苦各位了。”面容妍丽的少女俏皮地冲众刀笑道。

刚从手入室出来,膝丸就被同行的鲶尾塞了一颗糖,有着呆毛的黑发少年笑眯眯地对膝丸道:
“膝丸殿,生日快乐~”
“……谢谢。”虽然有些惊讶,但膝丸还是很开心地收下了糖,真诚地向鲶尾感谢道。鲶尾依旧笑眯眯地摆了摆手,并装作神秘地在膝丸耳边说道:“还记得早上三日月殿帮主上带给你的话么?”见膝丸点了点头,鲶尾接着道,“髭切殿给你准备的惊喜就在大厅里面哦~快点去吧!”

站在大厅的门前,膝丸回想了刚才鲶尾对他说过的话,一路走来,每遇到一把短刀,他们都会对他祝贺然后给他一颗糖。
兄长,会给他什么样的惊喜呢?

推开门,迎面而来的便是礼炮,被礼花撒了一身的膝丸看着推着推车走过来的髭切,眼眶又红了。
“哦呀~弟弟丸,生日快乐哦~”髭切笑眯眯地冲膝丸说道。
“兄长~”膝丸略带哭腔地扑进髭切怀里,语气哽咽道,“是膝丸啦……”
“嘛,这些小细节就不要在意了~”髭切边笑着边将弟弟拉出自己怀里,“吃蛋糕吗?我亲手做的哦~”
膝丸低头一看,发现推车上的薄荷绿的蛋糕上印着一个小小的自己,旁边还有一个奶黄色的髭切,两个小人相拥在一起,脸上带着漂亮的微笑。而最前后用奶黄色的奶油写着“生日快乐,弟弟~”
“呜哇~兄长!!”泪眼汪汪地又扑进了髭切怀里。
“乖孩子~乖孩子~”
“吃蛋糕吧。”
“嗯!”
“怎么样?”
“……好甜……不过还是很好吃的!兄长好厉害!”
“乖孩子~”

被精心布置的大厅里,一个偏僻的角落
“哈哈哈,年轻人就是很有活力呢~”三日月捧着茶杯。
“三日月,他们两个好像都比你大哦?”旁边的小狐丸梳着自己白色的长发,吐槽道。
“哈哈哈,是吗?年纪大了,事情都记不清了呢~”
“呐,三日月帮我梳一下头吧?”
“如果兄长不介意你的头发等会儿……是可以的。”

【刀剑乱舞同人向企划/寒烟庭】数珠丸恒次线 Chapter ① 入住篇


*人设属于官方,ooc属于我
*作者文笔弃疗系列,流水账预警
*数珠丸×男婶
*现代paro,私设如山
*参与企划 @刀剑乱舞寒烟庭企划号 ,欢迎参加,与髭切婶、顾辞联动。 @未夏家的小暮烟

  寒烟庭,樱阁,樱花林。
  现在是初春时节,即使现在还没到樱花开放的四月,但樱花树已经布满了星星点点的粉色花骨朵,远远望去,宛如一个粉色的仙境。而在樱花林的中心,一颗巨大的樱花树下,坐着一个黑发少年。黑发少年低着头,靠坐在樱花树下,神情认真地在手中的速写本上画着什么。铅笔在纸张上摩擦所发出的沙沙声与微风轻拂过的声音向契合,形成了一种极为默契的静谧。
  “小辞,看,那有人!”突如其来的少女的声音打破了这份静谧。不远处,一个扎着高马尾的少女一手拖着行李箱,一手拉着栗色头发的少年往樱花树下跑。等跑到了黑发少年附近时,少女和少年在一旁交流了一会儿,少女一脸无奈地上前询问道:
  “你好,请问你知道樱阁怎么走吗?”然而黑发少年并没有理她。少女不死心地又问了一遍,那个少年还是没有理她。
  言茗,也就是那个少女一边想着这孩子不会是聋的吧,一边想要上去拍拍他。但是她旁边的少年拉住了她:
  “言茗,他大概是画入迷了吧,我们等等吧。”
  “好吧。~_~”

  大概半小时之后,黑发少年终于停了笔。他长舒了一口气,扫了眼手中的速写本,发现没什么纰漏后,便站了起来,开始理起了东西。
  在一旁的言茗看见他开始理东西时,拍了拍趴在她肩上睡着了的顾辞,示意他该醒了。顾辞揉了揉眼,和言茗一起站了起来。
  这时,言茗再次向黑发少年问道:
  “你好,请问你知道樱阁怎么走吗”
  黑发少年听到少女的询问后,手中理东西的动作顿了顿,有些惊讶地抬头问道:
  “你们也是樱阁的房客吗?”
  “我不是,他是。我只是来帮他搬行李的。”言茗闻言摆了摆手,指了指旁边的顾辞,回答道。同时,她注意到面前的黑发少年的眼睛是漂亮的祖母绿,长相也有些欧洲人的特征。
  大概是个混血儿吧,她这样想到。果然,少年的回答印证了她的想法。
  “你们好~我是塞加·赫伯特。”塞加向顾辞和言茗点了点头。
  “我是言茗,他是顾辞,塞……塞加什么?”
  “啊,叫我塞加就好。也可以叫我沐珩清。这是我的中文名字。”
  “啊,你好,塞加。”言茗有些不好尴尬地摸了摸鼻子。“那你能告诉我们樱阁怎么走吗?我们有些迷路了……”
  “刚好,我也要回去了,要不一起吧。”
  “好啊~小辞快过来,走了。”
  “啊哦,好。”

  樱阁公寓101室。
  白初烟抱歉地冲对面的墨蓝色长发男人笑笑:
  “真是不好意思,数珠丸先生。您的合租人他出去了,现在还在外面。要不我帮你打个电话问问吧?”
  数珠丸闻言摇了摇头,示意不用这么麻烦。
  “直接签吧。”他一脸平静道。
  白初烟想了下,回答道:
  “这样的话,也可以。”她边说着,边将一份租房合同和笔推了过去。数珠丸拿起笔,迅速签好自己的名字后,将合同又推了回去。
  待数珠丸签完字后,白初烟接过他递过来的合同。白初烟看着合同上漂亮,优雅的字体,瞟了眼数珠丸一直眯着的眼睛,心道这样也能签对地方真是神奇。
  “叮咚!”这时,门铃响了。白初烟将数珠丸的门卡和房间钥匙递给他后,便起身去开门。她一打开门,就看见一个奶黄色短发的青年站在门外。白初烟挑了挑眉道:“是源先生啊,抱歉,你的合租人也没到呢~”
  源髭切一边拖着行李箱进门,边饶有兴趣地问道:
  “也?”
  “预定了401的数珠丸先生他的合租人也没到。”
  “是吗~”
   边这么说着,白初烟看到数珠丸已经拉着行李箱准备上楼了。数珠丸看到(?)房东走了过来,点了点头示意。
  “刚好,数珠丸先生,这是你以后的邻居,你们认识下吧。”
  “哦呀~你好,我是源髭切。”
  “数珠丸恆次。”
  认识后,数珠丸向两人示意了下就上楼了。
  看完数珠丸走上楼梯的房东表示这样也能走直线,这个世界真是玄幻。

  樱花林。
  “我是樱阁401室的房客,你们呢?”
  “我……我好像是预定了404?”
  “你自己定的房间是几号自己都不记得么?!”一旁的言茗抓狂道。
  “等下我看看……嗯,是404。”
  “说起来我们俩是不是迟到了?”言茗突然反应过来。
  “诶?好像是的……”
  “小辞你个笨蛋!”
  “呜哇,为什么要打我,明明你也迷路了。QAQ”
  “迟到?是白小姐那边么?没关系的,白小姐很温柔的。”
  “啊,不是,小辞他和他的合租人约好了时间,我们好像已经迟到了半个小时了……”
  “啊!说起来我的合租人也是今天到?!!”塞加突然反应过来,上午他出去时白初烟好像和他提过。

  “白小姐上午好~”
  “上午好,塞加。又要出去采风?”
    “嗯。”
  “对了,今天下午你的合租人就到了,记得早点回来。”
  “好的,谢谢白小姐。”
  “不客气~”

  果然忘了……
  三人面面相觑,都不由得加快了脚步。
   “到了,就是这里。”三人穿过樱花林,来到了一栋木质建筑楼下。塞加拿出门卡,打开了公寓大门:“我先上去了,白小姐就在101,很期待你们来找我玩。”
   “好的。”
   打完招呼,塞加就拿着他的画具,匆匆上了楼梯。来到了房间门前,塞加刚想拿出钥匙打开门时,他发现房间的门是虚掩着的。
   合租人已经签完合同了吗,第一次见面就迟到,感觉不太好啊……边这么想着,塞加边推开了门。
   客厅里空荡荡的,并没有人。
   是在房间里吗?
   先回去放下画具,然后去打个招呼吧,为今天自己的迟到道个歉。塞加刚打算这么做时,他一转头,就看到了他的合租人已经站在房间门口看着他了。
   看到那个人时,塞加愣住了。手中的画具滑落,掉在地上都没有让他回神。
   那个人站在他的房间门口,他身后的房门大开着,风透过敞开的阳台门,吹动了那个人长至脚踝、发梢雪白的墨蓝色长发。夕阳血红色的霞光打在那个人身上,显得他那么不真实。
 
    “数……数珠丸哥哥?”塞加颤抖着声音开口。
  “嗯。”
  真是一如既往的简洁啊。
  真是的,明明……明明这么久没见了,也还是与以前别无二致的冷淡啊。
  真是过分啊。让我一个人在这唱独角戏。
  “好久不见,小珩。”
  “……嗯,好久不见。”
  声音略带哭腔的塞加表示他才没有被数珠丸这六个字感动到,没有!
  不过嘛,久别重逢,以后的日子就请多指教了啊。